差点让我失去父亲的主动脉夹层,很多人却不知道它的凶险!


?

  作为一名90后,有生以来最无助彷徨的一天莫过于,父亲被确诊为主动脉夹层Ι型的那天,我是一名心内科的护士,知晓这个病的严重性,那一刻仿佛天塌下来了。父亲现在已度过危险期,与大家分享一下这几天的心理历程,也希望大家引以为戒,好好的珍惜与家人相处的时间,爱护自己的身体,因为健康是无价的,这世界除了生死是大事,其余都是小事。

  7月13号早上六点,我10个月的女儿一早就醒了,我和老公正因为给她吃什么这种琐事而争吵,突然他接了一个电话,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说“好,我马上到医院”我问他是谁,他犹豫了一下,说“咱爸,肚子疼。”

  我们急忙赶到了医院,发现父亲正疼的满头大汗,我当时以为最严重不过于是心肌梗死,心里面也做好了准备,但父亲总强调说是吃了凉西瓜肚子痛,此时医生说心肌缺血,T波倒置,我告诉医生父亲的心电图2014年就已经倒置。恰巧急诊科此时查血的机子有点卡,医生说,“你是心内科的,要不去你们那里查一查吧”我说可以,结果出来后,心肌酶是正常的,医生怀疑是肠炎,心脏应该没有问题,问我是否还住院,事后我很庆幸当时留在医院没有离开,如果我选择回家或去诊所,那么此时我的父亲就……

  父亲就这样一直持续疼了4个多小时,期间使用过解痉灵,疼痛仍未缓解,急请消化内科与胃肠外科会诊,消化内科不排除胰腺炎,但急查淀粉酶,结果也都正常,这时我想起来父亲5月份骨折了,而且父亲患有房颤,正在服用华法林,会不会是肠系膜动脉栓塞?如果是这个病,怎么办,父亲的肠道是否会缺血,父亲用不用做开腹手术,因为前几天科室讲课,这个病很危险也极易被忽视,当时特别留意这个病。我问医生会不会是因为骨折导致肠系膜动脉栓塞,医生告诉我肠炎可能性大,因为肠系膜动脉栓塞的疼痛十分剧烈,我问父亲“还疼吗”他也只告诉仅是肚脐周围不舒服,我自以为父亲疼痛阈值低,平时稍痛一些就不能忍受,事后回想当时是什么程度的疼痛才会导致父亲满头大汗,坐立不安。

  血的结果出来了,D-二聚体结果明显高于异常,医生怀疑体内很有可能有栓塞,建议急查CT。其实真的很感谢我们科室的医生,尤其是常方圆医生临出发前,做了睿智的决定,告诉我需要排除一下主动脉夹层。我知道虽然可能性不大,排除一下也是好的,当时心内科的我们都觉得可能性不大。

  到达CT室后,我还轻描淡写的说“做个急的检查,排除主动脉夹层”因为我觉得不可能是,接待的护士立马起身,对我说“这种病不知道危险性吗,怎么也不跟个医生,前两天就一个主动脉夹层做检查,最后人没了”我说“没事,我就是心内科的,这是我父亲,只是排除一下这个病”。就这样父亲被推进了CT室,我坐在电脑旁,看着图像,内心很怕父亲是栓塞了,不断的问医生“如果肠系膜动脉栓塞了,电脑能看出来吗?”护士老师告诉我能,结果很快出来了,医生说“呦,还真是夹层呢”。

  我强打住精神问,严重吗?也是冷冷淡淡一句话,“还蛮严重的,从主动脉根撕到了大腿根”。说实话,我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,我很不想承认,但我确是感觉到了冷漠。这一刻,我的天塌了,像做梦,看着母亲我使了一个眼神,不知晓如何陈述这个事实。背对着父亲,我告诉母亲,的确是夹层,准备20万吧,我感觉母亲当时在颤抖,我说“挺住,别让老王看出来。”

  我急忙给科室回了个电话,医生跑到CT室,紧急把我父亲送到了胸心外科,当时虽是周末双休,很快主任,护士长,科里其他的医生,同事都赶了过来,我从他们眼中看到了同情、担心,诧异,他们也不愿相信这么厉害的夹层竟发生在身边朋友的亲人身上。

  医生说手术费及后续的治疗需要准备25万,亲戚都开始为我筹钱,经历了浑浑噩噩的中午,下午医生强烈要求去做个颅脑超声,害怕父亲的脑供血已严重受到影响,即使坚持到手术也没有意义,告诉我去检查的路上父亲随时会猝死。

  提心吊胆推着父亲来到检查室,看着父亲的脸,嘴是那么的苍白,我捧着父亲的脸,从没有这样认真的抚摸过父亲的脸,我的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,父亲偶尔睁开眼看看我,此时知道他用着镇静药,可能不知道我哭,所以放肆的哭着。

  晚上父亲的责任护士告诉我,“以后别再守着他掉眼泪了,他什么都知道。他清醒时在那说,我怎么会得了这个病,我女儿都哭了,我一定会配合治疗,做什么手术我都配合,我要好好治病,为了孩子。”那一刻,我才深刻的意识到我的父亲病了,这不是梦,是现实,我要坚强,不再让他看到我哭,哪怕砸锅卖铁,我也要给他看病,哪怕会人财两空。

  科里的同事告诉我今晚对于父亲而言是最危险的,我知道陪着他对他的病没有益处,何况孩子仅有10个月,晚上还从未离开过我,所以我回到了家,晚上躺在床上,头痛欲裂,闭眼就想到父亲的主动脉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撑薄,会破裂,担忧母亲以后的生活,眼里看着孩子,脑中却想着我的父亲,我翻看手机想看看父亲的照片,却发现好久没有给他照相了,更没有与他的合影,我想我真是不孝,几天前还因为父亲买的早餐不合胃口乱发脾气。

  就这样哭着挨到了天明,早早的到了医院,我想要多陪陪他,我害怕推进手术室后就再也见不到我健康的父亲了,害怕进手术的那一面会是最后一面,我对妈妈说手术前去多陪陪他,并不敢对她说的太清,害怕她承受不住。手术前医生找我签字,我对他说“都跟我沟通就可以,不要告诉我妈妈这些并发症”医生问我还有兄弟姐妹吗?我告诉他家里就我自己,90后的我也长大了,也该撑起这个家了。就这样父亲挨到了手术时间,挺过了术前一大难关,看着父亲被推进手术室,我虽然害怕看那间手术间,却目送父亲进去,麻醉师说“麻醉的过程中如果血管爆了的话,可是没有办法抢救的,手术过程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在外面等着吧”。

  父亲进手术室后,母亲大声的哭了,哭的那样无助,那样心酸,我不知道如何劝慰她,只能抱着她,告诉母亲还有我,还有孩子,在看到主任到来的时刻,我很想跪下去拜托他,救救我的父亲,因为生命之托岂可只用一句话来表达,什么话都显得不够诚心,每次手术室门开或喇叭响起,我都急忙的跑过去,在手术室外,恐惧,害怕,无助...,我祈求上苍保佑我善良的父亲平安无事。同事朋友在旁安慰我,平时很羡慕我,父母都这么疼我,而此时却独自承受这么大的压力,怕我会崩溃。她们的眼圈也红了,我多么希望是一场梦,一觉醒来发现一切都好好的。可是我告诉自己要坚强,不能倒下,要吃饭睡觉,日后父亲手术成功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的。

  晚上九点,手术已持续了10个小时,每一秒都是煎熬,终于手术结束了,主任告诉我父亲的手术很成功,哪怕再晚一会手术或许结果就完全不同了。在手术开胸后,发现父亲主动脉外层仅剩薄如纸的一层随着血压在搏动,随时会爆裂。那一刻就像做梦一样,我觉得肯定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。心中暗想日后一定要多做善事,这样对上苍祈求的时候心里才会踏实。

  术中父亲出血不是太多,术后血压,体温,引流出的血液,尿量,各项指标都很不错,气管插管不到两天就去除了,身上的各种管道陆续拔掉了,医生也表示对于父亲的康复速度超出他们的预期,这与父亲强壮的体格也有一部分关系。

  

  

  现在回想术后父亲镇静的时候,我对着他说话,虽然知道他可能听不到,但每次进来出去我都跟他打招呼,告诉他我在他身边,告诉他我相信他,术后1天后,他就可以眨眼,术后第二天会动动手指,或许是想告诉我他听的到我说话,我一直相信我的父亲,他会挺过来的。父亲养我小,我养父亲老。父亲昏迷的时候,我给他按摩双腿,让他感觉到我对他的爱,虽然平时未表达过。

  曾经我因为选择护理专业而遗憾,现在居然庆幸自己学的是护理专业,是一名医务工作者。现在父亲已经平稳度过围手术期。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验与感受,首先,请善待自己的家人,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间,其二,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,控制好自己的血压,父亲平时口比较重,吃的盐多,爱喝酒,最近没有监测血压,有心脏病却没有复查。第三,一旦出现胸痛或胸部不适,立即就医,不要贻误病情。

  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会先来。人活着是偶然,而死亡却是必然。我们永远都不知道,每一天是不是自己的最后一天。其实,对于生命而言,除了生死是大事,其余都是小事!什么值得执着?什么应放下?人生不过3万多天,好好珍惜每分每秒,珍惜当下,珍惜身边爱你和你爱着的人!

  作为一名90后,有生以来最无助彷徨的一天莫过于,父亲被确诊为主动脉夹层Ι型的那天,我是一名心内科的护士,知晓这个病的严重性,那一刻仿佛天塌下来了。父亲现在已度过危险期,与大家分享一下这几天的心理历程,也希望大家引以为戒,好好的珍惜与家人相处的时间,爱护自己的身体,因为健康是无价的,这世界除了生死是大事,其余都是小事。

  7月13号早上六点,我10个月的女儿一早就醒了,我和老公正因为给她吃什么这种琐事而争吵,突然他接了一个电话,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说“好,我马上到医院”我问他是谁,他犹豫了一下,说“咱爸,肚子疼。”

  我们急忙赶到了医院,发现父亲正疼的满头大汗,我当时以为最严重不过于是心肌梗死,心里面也做好了准备,但父亲总强调说是吃了凉西瓜肚子痛,此时医生说心肌缺血,T波倒置,我告诉医生父亲的心电图2014年就已经倒置。恰巧急诊科此时查血的机子有点卡,医生说,“你是心内科的,要不去你们那里查一查吧”我说可以,结果出来后,心肌酶是正常的,医生怀疑是肠炎,心脏应该没有问题,问我是否还住院,事后我很庆幸当时留在医院没有离开,如果我选择回家或去诊所,那么此时我的父亲就……

  父亲就这样一直持续疼了4个多小时,期间使用过解痉灵,疼痛仍未缓解,急请消化内科与胃肠外科会诊,消化内科不排除胰腺炎,但急查淀粉酶,结果也都正常,这时我想起来父亲5月份骨折了,而且父亲患有房颤,正在服用华法林,会不会是肠系膜动脉栓塞?如果是这个病,怎么办,父亲的肠道是否会缺血,父亲用不用做开腹手术,因为前几天科室讲课,这个病很危险也极易被忽视,当时特别留意这个病。我问医生会不会是因为骨折导致肠系膜动脉栓塞,医生告诉我肠炎可能性大,因为肠系膜动脉栓塞的疼痛十分剧烈,我问父亲“还疼吗”他也只告诉仅是肚脐周围不舒服,我自以为父亲疼痛阈值低,平时稍痛一些就不能忍受,事后回想当时是什么程度的疼痛才会导致父亲满头大汗,坐立不安。

  血的结果出来了,D-二聚体结果明显高于异常,医生怀疑体内很有可能有栓塞,建议急查CT。其实真的很感谢我们科室的医生,尤其是常方圆医生临出发前,做了睿智的决定,告诉我需要排除一下主动脉夹层。我知道虽然可能性不大,排除一下也是好的,当时心内科的我们都觉得可能性不大。

  到达CT室后,我还轻描淡写的说“做个急的检查,排除主动脉夹层”因为我觉得不可能是,接待的护士立马起身,对我说“这种病不知道危险性吗,怎么也不跟个医生,前两天就一个主动脉夹层做检查,最后人没了”我说“没事,我就是心内科的,这是我父亲,只是排除一下这个病”。就这样父亲被推进了CT室,我坐在电脑旁,看着图像,内心很怕父亲是栓塞了,不断的问医生“如果肠系膜动脉栓塞了,电脑能看出来吗?”护士老师告诉我能,结果很快出来了,医生说“呦,还真是夹层呢”。

  我强打住精神问,严重吗?也是冷冷淡淡一句话,“还蛮严重的,从主动脉根撕到了大腿根”。说实话,我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,我很不想承认,但我确是感觉到了冷漠。这一刻,我的天塌了,像做梦,看着母亲我使了一个眼神,不知晓如何陈述这个事实。背对着父亲,我告诉母亲,的确是夹层,准备20万吧,我感觉母亲当时在颤抖,我说“挺住,别让老王看出来。”

  我急忙给科室回了个电话,医生跑到CT室,紧急把我父亲送到了胸心外科,当时虽是周末双休,很快主任,护士长,科里其他的医生,同事都赶了过来,我从他们眼中看到了同情、担心,诧异,他们也不愿相信这么厉害的夹层竟发生在身边朋友的亲人身上。

  医生说手术费及后续的治疗需要准备25万,亲戚都开始为我筹钱,经历了浑浑噩噩的中午,下午医生强烈要求去做个颅脑超声,害怕父亲的脑供血已严重受到影响,即使坚持到手术也没有意义,告诉我去检查的路上父亲随时会猝死。

  提心吊胆推着父亲来到检查室,看着父亲的脸,嘴是那么的苍白,我捧着父亲的脸,从没有这样认真的抚摸过父亲的脸,我的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,父亲偶尔睁开眼看看我,此时知道他用着镇静药,可能不知道我哭,所以放肆的哭着。

  晚上父亲的责任护士告诉我,“以后别再守着他掉眼泪了,他什么都知道。他清醒时在那说,我怎么会得了这个病,我女儿都哭了,我一定会配合治疗,做什么手术我都配合,我要好好治病,为了孩子。”那一刻,我才深刻的意识到我的父亲病了,这不是梦,是现实,我要坚强,不再让他看到我哭,哪怕砸锅卖铁,我也要给他看病,哪怕会人财两空。

  科里的同事告诉我今晚对于父亲而言是最危险的,我知道陪着他对他的病没有益处,何况孩子仅有10个月,晚上还从未离开过我,所以我回到了家,晚上躺在床上,头痛欲裂,闭眼就想到父亲的主动脉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撑薄,会破裂,担忧母亲以后的生活,眼里看着孩子,脑中却想着我的父亲,我翻看手机想看看父亲的照片,却发现好久没有给他照相了,更没有与他的合影,我想我真是不孝,几天前还因为父亲买的早餐不合胃口乱发脾气。

  就这样哭着挨到了天明,早早的到了医院,我想要多陪陪他,我害怕推进手术室后就再也见不到我健康的父亲了,害怕进手术的那一面会是最后一面,我对妈妈说手术前去多陪陪他,并不敢对她说的太清,害怕她承受不住。手术前医生找我签字,我对他说“都跟我沟通就可以,不要告诉我妈妈这些并发症”医生问我还有兄弟姐妹吗?我告诉他家里就我自己,90后的我也长大了,也该撑起这个家了。就这样父亲挨到了手术时间,挺过了术前一大难关,看着父亲被推进手术室,我虽然害怕看那间手术间,却目送父亲进去,麻醉师说“麻醉的过程中如果血管爆了的话,可是没有办法抢救的,手术过程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在外面等着吧”。

  父亲进手术室后,母亲大声的哭了,哭的那样无助,那样心酸,我不知道如何劝慰她,只能抱着她,告诉母亲还有我,还有孩子,在看到主任到来的时刻,我很想跪下去拜托他,救救我的父亲,因为生命之托岂可只用一句话来表达,什么话都显得不够诚心,每次手术室门开或喇叭响起,我都急忙的跑过去,在手术室外,恐惧,害怕,无助...,我祈求上苍保佑我善良的父亲平安无事。同事朋友在旁安慰我,平时很羡慕我,父母都这么疼我,而此时却独自承受这么大的压力,怕我会崩溃。她们的眼圈也红了,我多么希望是一场梦,一觉醒来发现一切都好好的。可是我告诉自己要坚强,不能倒下,要吃饭睡觉,日后父亲手术成功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的。

  晚上九点,手术已持续了10个小时,每一秒都是煎熬,终于手术结束了,主任告诉我父亲的手术很成功,哪怕再晚一会手术或许结果就完全不同了。在手术开胸后,发现父亲主动脉外层仅剩薄如纸的一层随着血压在搏动,随时会爆裂。那一刻就像做梦一样,我觉得肯定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。心中暗想日后一定要多做善事,这样对上苍祈求的时候心里才会踏实。

  术中父亲出血不是太多,术后血压,体温,引流出的血液,尿量,各项指标都很不错,气管插管不到两天就去除了,身上的各种管道陆续拔掉了,医生也表示对于父亲的康复速度超出他们的预期,这与父亲强壮的体格也有一部分关系。

  

  

  现在回想术后父亲镇静的时候,我对着他说话,虽然知道他可能听不到,但每次进来出去我都跟他打招呼,告诉他我在他身边,告诉他我相信他,术后1天后,他就可以眨眼,术后第二天会动动手指,或许是想告诉我他听的到我说话,我一直相信我的父亲,他会挺过来的。父亲养我小,我养父亲老。父亲昏迷的时候,我给他按摩双腿,让他感觉到我对他的爱,虽然平时未表达过。

  曾经我因为选择护理专业而遗憾,现在居然庆幸自己学的是护理专业,是一名医务工作者。现在父亲已经平稳度过围手术期。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验与感受,首先,请善待自己的家人,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间,其二,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,控制好自己的血压,父亲平时口比较重,吃的盐多,爱喝酒,最近没有监测血压,有心脏病却没有复查。第三,一旦出现胸痛或胸部不适,立即就医,不要贻误病情。

  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会先来。人活着是偶然,而死亡却是必然。我们永远都不知道,每一天是不是自己的最后一天。其实,对于生命而言,除了生死是大事,其余都是小事!什么值得执着?什么应放下?人生不过3万多天,好好珍惜每分每秒,珍惜当下,珍惜身边爱你和你爱着的人!